美国要选手自己买机票? 台湾选手座经济舱?

东京奥运7月23日揭幕,各国代表队也纷纷启程前往,包括集结菁英的美国队(Team USA)。在参赛项目中,备受瞩目无非是众星云集的篮球,由里拉德(Damian Lillard)、杜兰特(Kevin Durant)领军,成员均为一时之选。不过,摒除日入斗金的大牌之外,许多冷门项目一样代表美国,却挣扎于贫困边缘,在缺乏经费赞助条件下圆梦奥运。NBA

以递补身份进驻美国男篮队的强森(Keldon Johnson)很幸运,两年前以首轮第29顺位加入NBA,现在竟能代表美国出战。身为角色球员,能获得这机会千载难逢,当美国男篮总监柯兰吉洛(Jerry Colangelo)公布消息后,强森是惊讶到合不拢嘴,而他的母亲瑞秋(Rochelle Johnson)更是喜极而泣。NBA强森在NBA非明星等级,得以入选在于国家队教练波波维奇(Gregg Popovich)相中其功能性,去年出赛67场拿下12.8分、6个篮板算标准蓝领。即便如此,他三年合约的平均薪资仍有204万8120美元,这笔钱足以支持生活并向最爱的篮球发展,并成为佼佼者代表美国出征。NBA

不过,入选美国队真能带来丰厚利益,甚至获政府奥援无后顾之忧投入训练吗?终究,并非每一个都是夺牌项目,不是每一位选手像菲尔普斯(Michael Phelps)般,个人资产净值高达5500万美元,譬如参赛两届奥运的标枪选手霍斯特特勒(Cyrus Hostetler),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提到,个人收入曾低到一个月仅3000美元,在难以果腹的环境下保有竞争力,还要代表美国参加比赛,可能连机票、住宿都成问题。

根据美国田径协会资料,在全国排前十名的田径选手中,有一半人的年收入低于 1.5 万美元,平均每个月只赚1250美元,可划入贫穷线下被定义为低收入户。2012 年、2016年奥运夺金的体操明星道格拉斯(Gabby Douglas) 的母亲,因为培养女儿一无所有,一度申请破产保护。

上届里约奥运前夕,我以记者身份采访代表美国征战2016年里约奥运的华裔选手舒之颢(Howard Shu),他从小受父亲舒快的影响爱上羽球,并以此项运动入选美国队。 8岁起,舒之颢首次接触羽球,高中时越来越沈迷,并在地方赛事取得卓越成绩。

替美国出征奥运一切靠自己,舒之颢(左)的母亲徐秀艳感叹,羽协经费不足也没有羽球的国家级训练中心,选手自己筹募旅费、住宿、营养经费和训练支出,包括2016年飞巴西里约出赛,全部靠舒家自立更生,就是要一圆舒之颢的奥运梦想。 中央社(舒之颢母亲徐秀艳提供)
21岁时他决心靠羽球挥军奥运,2013年自费飞往台湾取经,拿下圣托多明哥公开赛(Santo Domingo Open)金牌、2014年全美羽球锦标赛冠军(Adult National Championship)金牌,华为危地马拉邀请赛男单铜牌、混合双打金牌,以及第泛美羽球锦标赛(Pan American Badminton Championships)铜牌,单2015年抱回四座金牌一度攀上全球第64名、全美第一,顺利取得奥运门票。

不过,当美国队选手一切靠自己,舒之颢的母亲徐秀艳感叹,美国羽协经费不足也无国家级训练中心,选手得自己筹募旅费、住宿、营养经费和训练支出,包括飞往巴西里约打奥运,全都靠舒家自立更生,就是要一圆舒之颢的奥运梦想。

同样情况也发生在我朋友李明宏身上,英文名字叫William Lee的他是食品公司负责人,回到1990年则是蝉联两届全美射击大赛的冠军,还入选奥运培训队。但由于枪协没经费、家人反对、事业起步,最终忍痛放弃。

李明宏说对射击运动颇有天赋,自己在靶场练三年多报名大小赛事,奖牌一面又一面拿,从加州打到科罗拉多州、密苏里州打到全国,并在1995年美国射击奥运手枪锦标赛(USA Shooting Olympic Pistol National Championship)夺冠,又在1996、1997年连霸最高层级的全国行动射击锦标赛(Bianchi Cup NRA National Action Pistol Championship)。他回忆说:「选进美国奥运代表队是荣誉,但协会告知我入选后经费要自掏腰包,便从头到尾都没去培训中心报到,之后我的名额被递补。」(来源: 联合新闻网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