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奥闭幕,日本从得到了什么?

东奥闭幕据新浪新闻报导东京国立竞技场的奥运圣火熄灭,场内电子屏上打出了“ARIGATO”(日语“谢谢”的罗马字)。57年前的那一夜,东京奥运会闭幕式大屏上留下的是“SAYONARA”(日语“再见”罗马字)。从告别到感谢,本届奥运会对日本而言,原本是一场赌上国运的体育盛事,而现实却朝着与理想相反的方向一路狂奔。

奥运会前夕,日本疫情急剧蔓延,东京进入紧急状态,针对办奥运的批评声高于祝福声。东京奥组委负责统管工作的中村英正对共同社说,即便在现代奥运100多年的历史中,这也是“运营最艰难的一届”。东奥闭幕  东京街头看不到庆典的热闹气氛,医院内的新冠患者越来越多。在强劲的逆风中,日本未可通过奥运会获得经济腾飞的效应,也几乎未可向世界宣扬其传统文化,反而面临巨额赤字的难题。

《朝日新闻》8月9日刊登的民调结果显示,东京奥运会未能提振日本首相菅义伟的人气,他领导的内阁的民意支持率进一步下滑至28%,又创新低。不过,日本民众对奥运会本身的好感度出现大幅扭转,56%的人认为举办奥运会是好事。东奥闭幕

“人们对奥运的好感和对政府的不满是完全割裂的。”日本法政大学教授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宏伟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日本大多数民众在观看东京奥运会时享受到了乐趣,有一种“达成感”。不过,日本政府在办奥运过程中的一些操作令人不满,例如开闭幕式的内容呈现遭遇批评,大量资金投入“血本无归”。

日本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藻谷浩介对澎湃新闻指出,东京奥运会的种种波折暴露了日本政治和社会领域的许多弊病,相关机构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紧急补救,假使可以借此机会反省,并持续推进除弊措施和改革,这届奥运会对日本而言将会有更深远的意义。

一笔经济帐

办东京奥运会究竟亏了多少钱?这是许多媒体正在追问的一笔经济账。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称,本届奥运会是有史以来“最贵”的一届。

据《东京新闻》报道,2013年东京申奥成功时,本着“节俭办奥运”的宗旨定下700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410亿元)的预算。根据东京奥组委官方公布的数据,经历一年延期和新冠疫情的冲击,奥运会成本膨胀至超1.6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938亿元),其中大约有4000亿日元来自于赞助商,国际奥委会负担850亿日元,剩下的资金则由东京奥组委、东京都政府以及日本中央政府分摊。

在所有项目成本中支出份额最大的一项是运营费用,高达1680亿日元,其次为会场硬件设施和临时设施建设费用。除此之外,还有市场营销、管理和宣传、技术支持、运输等方面的支出。

尽管花费惊人,但在新冠疫情来临之前,日本政府却将奥运会视作经济“起爆剂”,认为回报会远超成本。根据东京奥运和残奥准备局的前期估算,奥运会及其后续影响将给日本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,并可通过投资、旅游和消费给日本带来约32万亿日元的经济收益。

“虽然期待的(经济收益)数字真的很大,但无论有没有新冠,这都不会发生。”东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、日本央行前董事会成员白井小百合对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无论在何处举办,奥运会总是会出现过度承诺的情况,更不用说疫情袭击后,许多奥运投资从黑字(指盈利)转为赤字。

东京奥运会空场举办赛事,海外游客无法入境,门票和旅游收入因此损失甚巨。此外,整个奥运会期间东京一直处于紧急状态,餐饮、购物、酒店方面的消费锐减。三菱UFJ调查与咨询株式会社估算显示,东京奥运会的经济效果“几乎为零”。

不过,有一些日本经济学家并没有这么悲观。据《读卖新闻》8日报道,野村综合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木内登英估算称,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经济收益大约为1.6771万亿日元,为奥运修建的酒店和场馆设施也将创造出持续的经济收益。国立竞技场拟将运营权出售给民间企业,具体计划将推迟至今年秋天以后制定。

日本Nissei基础研究所金融研究部研究员佐久间诚向澎湃新闻表示,日本虽然要面对东京奥运会的财政赤字,但也不能说毫无收益,例如奥运会前夕,大屏彩电的销售量显着增加,之后日本运动员的夺牌热潮也正在刺激体育类别产品的消费。

佐久间诚补充说,一些日本奥运选手通过社交媒体走红,他们倘若可在之后利用好自己的人气,向海外宣传东京和日本的魅力,也可间接推动旅游业的发展。

体育界风气可否好转

自东京申奥成功后,日本体育界丑闻不断,权威组织“大佬”相继落马:日本旧皇族竹田恒和从2001年开始担任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(JOC)主席,直到东京申奥贿选丑闻曝光,他才被迫于2019年辞职,由日本前柔道运动员山下泰裕接任;日本拳击联盟会长山根明任职8年,因涉嫌不正当挪用公款并结交黑道,2018年宣布辞职。

《每日新闻》指出,体育组织的权力长期集中在中枢人物手中,容易导致腐败。东京奥运会让人们的目光不自觉地聚焦到体育界组织体制的问题上。

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自2014年东京奥组委成立后一直担任主席,今年年初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,有违奥林匹克精神而离任,随后前奥运大臣、前女子速滑运动员桥本圣子临危受命。84岁高龄的森喜朗作为老牌政客,为东京奥运会筹备立下汗马功劳,即便如此,在事关奥运的巨大舆论压力之下,他也不得不引咎辞职。

赵宏伟分析称,日本政府下属的体育机构原先都由权贵阶层掌权,官僚之风盛行,而在东京奥运会吸引巨大关注的背景下,这些机构内部的问题被暴露出来,舆论推动体育机构回归到由运动人士领导,这是东京奥运会带来的积极效应之一。

奥运会带来的“新风”不仅吹向了日本体育高层,也可能让运动员们获利。《日本经济新闻》称,东京奥运会的遗产不仅仅是国立竞技场等硬件设施,也应该为运动员带来更多商业价值和资金支持。

在日本,小型竞技项目的运动员相对较难获得赞助商的资金支持,因为观众较少,企业认为小型竞技项目缺乏宣传效果。在本届奥运会上,22岁的日本选手堀米雄斗获得滑板男子街式金牌,在日本社交媒体上收获超高人气,一周之内他在社交媒体instagram粉丝增加了25万,而这一现象也让众多企业开始关注滑板、冲浪、攀岩等小众项目。

不过,奥运会夺牌热度可以维持多久也是一个问题。日本女子冰壶运动员本桥麻里在都灵冬奥会中一战成名,因相貌出众成为赞助商的宠儿,也让冰壶运动走进日本大众的视野。不过,本桥麻里在接受日媒采访时坦言,奥运会四年一度,在热潮消退后,冰壶这项运动的忠实爱好者仍然很少。

环保遗产?

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日媒报道称,包括便当在内的约4000份食品被浪费。日本环境相小泉进次郎对此表示“非常遗憾”,但他强调,从可持续性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届“顶级奥运会”。

国际奥委会去年宣布,其所有活动都将致力于实现碳中和。带着这个目标,东京奥组委实施了一项“脱碳”计划,将赛事期间的碳足迹(指企业机构、活动、产品或个人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)从290万吨二氧化碳降低到273万吨。

此外,东京奥组委还购买了438万吨的“碳信用额”,用于抵销碳排量,所支付款项将为东京和琦玉的减排项目提供资金。东京奥运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成员小西雅子宣称,他们的低碳战略是奥运史上最佳,并希望将环境关怀作为东京奥运会的遗产。

根据东京奥组委发布的报告,本届奥运赛事的所有电力都由可再生能源提供,所有场馆均使用LED灯,奖牌也使用从废弃手机中回收的贵金属进行铸造,颁奖台则是由从海洋中回收的再生塑料制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东京国立竞技场中的圣火台使用氢作为燃料,为奥运史上首次。同时,奥运村也使用固定式氢能发电和供热设备。

日本环境省表示,希望以奥运会为契机推动环保,展示日本的能源变革,努力实现循环型社会。

根据今年4月份发表在《自然可持续性》杂志上的论文,1992年至2020年期间举行的16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在可持续性举措方面的水平不断下降,尤其是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和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。论文作者之一、瑞士洛桑大学高级研究员戈吉什维利(David Gogishvili)指出,东京奥运会的大多数环保措施产生的是表面效应,“尽管这种努力很重要,但还不够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